2017-12-30 01:15:03  
我曾答应过T君,在我们分手之后要来这里写一篇东西。
曾经我也写过,傻乎乎的,乱七八糟地写了很多,但那之后也还是每天和T君快快乐乐地一起玩耍。但是现在和这之后,便再不会了。
这个故事持续了十年,直到今年才真正结束。我一直想写,一直都不知该如何下笔,每每回忆时候都痛苦万分,可这些都终于过去了。眼看着2017年也到此为止了,说完这个故事,我就正式告别这痛苦的十年,以及所有不愉快的过去。
故事也许很长,也许很短,但我想在这个不幸的2017年将它结束,以及……希望今后的每一天都能被幸福拥抱。




2017-12-30 01:19:21   十年之前,十年之后——写给终将逝去的痛苦和终将到来的幸福
一、十年的之前


我和C君是大学同学,C君是我的学长,一个有着超好风评的稳重好男人,不论我跟谁问起C君的事,大家都会说C君是个很棒的人。性格沉稳,善良,对女朋友也好,专一,用情至深。
有一天C君和他的女朋友分手了,小姐姐找了一只小奶狗,小奶狗很高很帅,很温柔也很贴心,但C君不帅,性格木讷,是个傻乎乎的天秤座。C君交过很多女朋友,每个都长得很好看,但他最爱那个小姐姐,没有她不行。小姐姐被C君宠上天,很有脾气,也很有个性,但她分了手就没再回过头。

C君和X君是同班同学,X君是我喜欢的人。可我很容易喜欢一个人,也很容易不喜欢一个人。我对X君近乎崇拜的喜欢,但X君只把我当小妹妹看待。有次大家一起玩耍,喝醉了酒,X君和我同寝室的A小姐在一起了。我回忆着A小姐前些天兴高采烈地跟我说:你喜欢X君吧?我帮你追他,我帮你!我说不用了,但那时候还不认识X君的A小姐一脸兴奋地非要帮我。A小姐很优秀,A小姐很有趣,A小姐很活泼,A小姐很特别。A小姐她……几乎没有女性朋友,许多许多女同学都会来跟我说A小姐的坏话。可我挺喜欢A小姐。
A小姐会在我吃棒冰的时候过来咬一口,再咬一口,到第三口的时候,我把棒冰递给她。
“这根给你,我还有一根。”
“谢谢。”
她无论何时都是快乐地笑着,哪怕知道她们不喜欢她。她跟我说起她广阔的世界,有趣的见闻,以及我从没听过的很多很多事,还有她喜欢的人,崇拜的人,以及她的情伤。A小姐告诉我她不能生孩子,因为生病,初夜给了医院检查身体的机器。A小姐说好羡慕别的女孩子,可以把第一次给自己喜欢的人,她笑着跟我说着这些,她一直都笑着。
我知道她有毒,她和普通人不一样,我知道她的未来也会和大部分人不一样。我能看到她的世界是一场远征,一个不断朝着广阔世界前进的旅行。
所以她告诉我说:
“我和X君在一起了,对不起啊。”
我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
“没关系。”
转过头,两行眼泪,只有自己知道它的咸味。
恋爱没有什么先来后到,这是他的选择,我不怪她。
很多女同学为我打抱不平,说A小姐没我好看,A小姐那么古怪,A小姐总是勾搭男人,总是只和男同学都玩得好。
我只是笑笑,可A小姐真的很好,她们不知道。
A小姐会跟我分享和X君的事,但我并不想知道。多亏了她,X君和我说话多了起来,也会在节日画贺图给我,多亏了她…………
X君大概就像那根棒冰,我虽然喜欢,可终究……他不属于我




2017-12-30 01:53:07   十年之前,十年之后——写给终将逝去的痛苦和终将到来的幸福
我很失意。
C君也很失意。
我们失意的时间就是那么恰好地重叠在了一起。
就好像人渣本愿的花火和麦,不知不觉我和C君走到了一起。
我搬出了寝室。有时候在C君家睡,有时候在学姐家睡,有时候……我会一个人在学校附近漫步到天亮,有时候,C君和X君的一个同学会陪我一起漫步到天亮。当然学长有女朋友,他只是觉得我有趣,想跟我聊天。虽然有很多男同学觉得我有趣,可我并不想跟他们聊天。
C君并不喜欢我,我也并不喜欢C君。C君时常会撩我,我就会一脸鄙视地看着他,可心里砰砰地……砰砰砰砰砰…………
C君会跟我说小姐姐的事。
C君说,小姐姐跟我一样,喜欢背着他睡,可他想看到小姐姐的脸,想抱着她睡。
C君说,小姐姐跟我一样,总是鄙视他,可他不喜欢我这样看着他,我便一脸冷漠地抬起下巴,歪起嘴角哼着冷笑了一声。
C君说,小姐姐喜欢听他弹吉他,每次他练琴的时候,她都会靠在他身边……
然后C君笨拙地拨着琴弦,断断续续地演奏着旋律,结结巴巴地唱给我听。他一脸认真又拽又装逼的模样,让我觉得非常蠢。白痴,傻 逼……哼…………
有时候他会和隔壁的男同学一起练琴,两个人对唱。有时候他会一个人默默拨琴弦,然后跟我说,他想找个鼓手。
C君跟我说了拨片的使用方法,跟我说了怎样调弦。
C君问我说:
“安,你想学吉他吗?”
我点点头。
“可是吉他上手很难。”
“没关系,我会弹电子琴,钢琴也会一点。”
他笑了。
“可是吉他和钢琴完全不一样,你要试试当键盘手吗?”
我摇摇头。
“我想学吉他。”
C君给我弹了一遍哆来咪发嗖拉西,
我………………
“看不懂。”
C君又弹了一遍……又一遍……
“你平时可不这么弹!你平时才没弹这么难!!!”
“可这是基础,不学会这个我就不继续教你。”
我无言以对,心里MMP。
C君没再教我学吉他,我总是趁他不在家的时候,偷偷玩他的琴。有时候我会想,琴弦断了怎么办?要不我拿头发接上?
偷偷用自己的方法弹出了哆来咪发嗖拉西,心想着原来也有各种不同的弹法。慢慢地明白了手指该放哪,怎么拨弦才能弹出最好听的声音。慢慢地……断断续续弹出自己喜欢的曲子。
C君不在家的时候,我就这样一个人打发时间。
有时候玩他的电脑,有时候玩他的金鱼,有时候玩他的篮球,有时候……
趴在窗台上想着,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有天晚上,C君看着我说
“安,我想抱着你睡。”
我说好。
C君抱着我,很暖和。
C君吻了我,脱了我衣服,我一动不动,任凭他对我发泄。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我,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他。
结束之后,C君跟我聊了很多。聊了他小时候的事,父母的事,亲戚的事,各种前任的事。最后他说:
“我想结婚,我想要个家,还想要个孩子。安,你想跟我结婚吗?”
我摇摇头。
“我不知道,但是我不想这么早就结婚。”
在C君之前,也有个男人这么问过我,我也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我的内心大概还是个孩子,又或者……我没有喜欢他们到要结婚的地步。




2017-12-30 02:25:24   十年之前,十年之后——写给终将逝去的痛苦和终将到来的幸福
我和同班女同学Q一起租了个阁楼,在C君家隔壁那一幢。房间是非常好看的天蓝和柠檬黄,从窗户里可以看到天空和飞鸟,还有星星和夜空。夏天的晚上,我会和Q小姐一起坐在阳台上吃西瓜,一起聊天,一起嘻嘻哈哈。更多时候,她看她的韩剧,我看我的漫画;她跳她的舞,我唱我的歌。
我和C君一星期没见面,彼此也没有联系,一条短信都没有,更别说一通电话。
一星期之后,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是C君发来的。
“安,我想见你。”
我们见面了,C君来我家找我,我们在厕所里抱在一起,脱了衣服,像两条被抛在岸上整整一星期的鱼那样迫不及待地‘相濡以沫’。
我又在C君家住了下来。
早上起床,C君拿走了牙刷杯里的粉红牙刷,扔到了垃圾桶里。
“她买了新的肥皂,你不是喜欢用肥皂洗澡吗?给你用吧。”
“哦。”
“你用什么牌子的洗发液?”
“我自己买。”
“新的毛巾,她没用过。”
“哦。”
我很麻木,也很不开心。
“她来过?”
“恩,住了一星期。”
原来是这样。
“她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哦。”
我还是很麻木,也还是很不开心。
可是我好像不喜欢C君,我也知道C君不喜欢我。
C君不在的时候,我玩着他的电脑,把他QQ里所有的聊天记录都看了一遍。
我看到小姐姐的闺蜜和C君聊天,叫他不要离开小姐姐,说小姐姐真正喜欢的人是他。
我不记得自己的心情,也不记得自己哭了没有。我只知道C君不喜欢我,我和小姐姐……我根本比不上她。我怎么也比不上她……
关了QQ,我继续玩他的琴,喂他的鱼。

C君开始呆在家里不出门。不出去上课,也不出去社交,甚至不出去吃饭。
每天我下课买好饭,就会去C君家吃。我吃不了那么多,总是剩下,C君就拿过去吃。
“安,没有你的话,我可能会死。”
“哦。”
我白了他一眼,但是心里有点得意。就好像C君终于成了我养的一条狗,我终于成了他的主人。
我有点开心,开心……其实不是有点,是有很多。

C君说他喜欢画油画,可也没见他画过。他放在门口的那副血红血红的画,不知道画了个什么鬼。C君很得意地跟我说,谁也看不懂他的画,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得意什么,只觉得他真是个大傻 逼。
“你画的是乐队。”
“啊?你怎么知道?”
C君特别吃惊,那副傻脸上少有的吃惊,然后把得意转移给了我。
“我怎么不知道,呵~男人。”
我不屑地笑笑,心里超开心。
C君说,他想在毕业前画一百副油画,趁晚上的时候放到QTJ大桥上,然后一夜成名。
我说,你会直接被汽车撞飞好吗?你傻不傻?
C君说,安,我们去买几桶颜料,半夜十二点去把学校刷成大红色吧!
我说,你脑子有没有病啊?门卫会打死你的好吗?
我数落他,他很沮丧,但是我很开心。
我们一起躺在床上,一起抽烟。
C君说,把烟全部吸入肺里,不吐出来的话毒性最大,然后我们比谁憋得久。
C君给我表演吐烟圈,他总是吐到第三个环的时候接不下去,然后告诉我他要练九连环。
C君给我表演玩打火机,我说想学,他不肯教,又把打火机偷偷藏起来。
C君他终于去上课了。
“安,我走了。”
他走到门口。
“哦。”
我玩着电脑,头也不回,但他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我好奇地转过头去。
“别动,头转回去,不准看!”
“你搞什么鬼?”
“别动就是了,不然我生气了!”
“神经病。”
大约十来分钟,他才再次说。
“安,我真的走了,钥匙不带了,等下给我开门。”
“滚吧你。”
C君去学校了,真的去了。
我跑到门口,他那副鬼油画上贴满了乱七八糟,层层叠叠的海报,在那一小块空白上,他画了一张我玩着电脑的速写。
哈…………那个白痴。
我真的超开心。

那时临近期中,大概是为了考试顺利,他每天都会去上学。
期中考试的那天,我起床去学校,睡懒觉的C君突然跟我说
“安,我送你去吧。”
他骑着自行车,把我放在前面,一路风风火火地赶到学校,小心翼翼地把我放下来,然后又回去睡觉。
我们的关系一直都没有公开告诉别人,但那条上学路上,有许多同学都看到了吧?
我心里是那么得意地想着的。




2017-12-30 03:11:22   十年之前,十年之后——写给终将逝去的痛苦和终将到来的幸福
我下课的时候,有时会去C君那里,有时会回自己家。我们每天都联系,哪怕没有电话也会发几条短信。
那天他迟迟没回我的短信,电话也没人接。我知道他不在家,因为在的话,一定会接我电话。等到午夜一点,他总算接了电话。
“你去哪儿了?我很担心你啊。”
“去和高中同学聚餐了。”
“那怎么都没回我短信?”
“同学给我介绍了个女朋友。”
“啊?漂亮吗?你觉得她怎样?”
我这么打趣。
“很丑,没你好看,但是会做饭,比你贤惠,很适合做女朋友,她也很喜欢我。”
“哦,那么好,你怎么不在她家过夜啊?”
我吃醋地说。
“带回家了,现在在我床上。”
我挂了电话,心里翻江倒海。我知道他没撒谎,也没跟我开玩笑,直觉告诉我就如他所说的那样。他太直白了,直白到令我不知所措。撒个谎多好?骗骗我多好?我甚至会这么想着。
我又一个人出门夜游,一个人走着走着,并不想哭,也没有难过。只是觉得所有情绪堵在胸口,不知道该如何发泄。我觉得这个情况应该哭,可我哭不出来,一个人徘徊在铁轨边……
过去我曾在午夜的时候一次次靠近开过的火车,那种感觉就好像站在楼顶,生与死只有一步之遥的恐惧让我很愉快,害怕又开心。如果什么时候可以克服这种本能的抗拒,我就可以安心地去死了吧?
可那天我特别惜命,我一点也不想死。我背朝着铁轨坐在路边,望着星空坐了很久很久,最后起身回家。我想着去敲门,想着去打那女的一巴掌骂她不要脸,想揍他,想狠狠踹他裤裆,再跟那女的说:这个垃圾我不要了,送给你,然后祝福这对狗男女天长地久,但我只是想想,我想我应该喜欢他,我舍不得。
回家路上,我收到了学姐的短信,找我帮她做作业,说买了零食等我。我去了学姐家,她在玩山口山,边抽着烟,边和男玩家聊着语音骂着粗口。看到我来了,她便把电脑让给我,自己躺到床上看起了书。
我没有说我失恋,因为学姐也是C君的同班同学。有时候我觉得很搞笑,C君的同班同学我几乎都认识,几乎都跟我关系很好,大家都说他人好,可他其实一点也不好。
后来我知道了,我和C君在一起的晚上,有时候他会出去给别的女同学送夜宵,有时候他会去约见别的女同学,有时候…………
C君会说
“安,你是我交过的女朋友里最丑的一个。”
“安,你穿得太土了。”
“安,你又不是处女。”

我想一切都结束了吧。
隔天在家哭得撕心裂肺,同学约我去吃饭,我才从眼泪里把自己拖起来,肿着眼睛出门。谁也没问,大概他们都知道?
我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努力笑着,每天都这么努力在人前笑着,回到家以泪洗面。
有时候在教室上课,一个人做着作业,眼泪就不由自主流下来,怎么都擦不干。
如果这么结束就好了吧,虽然我还是喜欢他。

那个女人没住几天就回去了,她家在H市的另一边。
C君又来找我。
“她身材没你好,她太胖了,她太丑了。”
“有多丑?”
我看到了C君电脑上,她的照片。龅牙,雀斑,猪鼻子,跟小姐姐简直是猪精和天仙的差别。
“卧槽,这么丑你都睡得下去?”
“她会做饭,会帮我洗衣服,你看,她给我买的新床垫,她给我都铺好了,还给我收拾了房间。”
“你找保姆啊?”
呵呵,反正我是个娇气的大小姐,我什么都不会。
那既然如此,既然觉得她好,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我和她你选谁?”
我真的很蠢,那时候还想着要给C君一次机会,他已经给我明着戴了两顶绿帽子了。
C君想了想说。
“我都要,她给我洗衣做饭,你陪我玩,让你生孩子太辛苦你了,她来生就好。”
我心里冷笑,我看着那张仿佛熟悉的脸。
这是C君吗?是大家口中说的那个老实,沉稳,用情专一的C君吗?
原来我从来不曾认识过他,了解过他。原来傻 逼是我,白 痴是我,我才是那个笨到无药可救的蠢 货。
“那既然你做不了决定,我来替你做决定,我退出。”
离开C君的家,再没回去过。
我开始在网络上到处找人聊天,约陌生人见面。有个小哥哥约我去附近的景点爬山,我毫不犹豫地去了。那是我人生中遇到最好的人之一,现在每每想来,都要感谢上天在我痛苦的时候让我遇到了这么一个人。
我和小哥哥一起去附近的看丘陵,看湖泊,我们聊了许多。他跟我聊了他的女朋友,我跟他聊了C君。他在湖边的一家茶馆里请我喝茶,我们聊政治,聊国家,聊社会,聊艺术,天南地北地乱侃,最后他留给我一句话。
“如果你没法做出抉择的时候,你就做个比较吧,这件事和那件事,哪件更让你感到痛苦,你就选另一边。”
和C君在一起,跟和C君分手,哪边更痛苦呢?
这么一想,我突然释然了。
我其实也没有那么爱C君,只是在非常喜欢他的时候,被人夺走了罢了。和他在一起的痛苦是源源不断的,而放弃……才是最好的选择。
后来我和这位小哥哥在网上互相来往过几通EMAIL之后就没再联系。

之后半年多时间,C君还是时不时来纠缠我,可笑的是,那个女人毫不在意他的行为。
C君每次和她吵架,转头便来找我,我没有理他。有次他甚至冲到我家门前,趁我打开门(门没猫眼),硬闯进来。我冷笑着一个电话拨去他家,那女人接了电话。
“你老公在我这里,麻烦你接他回去,现在马上!快一点!”
“安,你真狠。”
“我一直都这么狠,你今天才认识我?”
可那个女人还是没有生气,我真的很佩服,我想他们真的是天生一对吧?我这么想。
那次是我最后第三次见到C君,那之后他没再来骚扰我过。
最后第二次,是我和午夜漫步同好的学长一起午夜漫步时候,C君偷偷来看了看我。
最后一次,是时隔一年之后,在路上的偶遇。
我已经忘却了他的模样,跟我打招呼时,我都完全没认出来。

(写完这段心情好多了……希望下面我想要重点说的故事也能好好写完)


2017-12-30 11:41:14   十年之前,十年之后——写给终将逝去的痛苦和终将到来的幸福
该帐号已封停,该帐号已封停,该帐号已封停,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扫了一眼似乎是N角恋
---

吃瓜的表情
[ 此帖被snowy在2017-12-30 18:01重新编辑 ]

Y币:+1(墓幽) 很好奇你知道楼主是谁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2017-12-30 14:18:50   十年之前,十年之后——写给终将逝去的痛苦和终将到来的幸福
ummm看了好几遍终于看懂了




2017-12-30 19:20:38   十年之前,十年之后——写给终将逝去的痛苦和终将到来的幸福
二、十年之一

我很容易喜欢上别人,也很容易被人喜欢上。不过总的来说,喜欢我的人远远多于我喜欢的人。每个给我看过手相的人都说,我命犯桃花,不缺姻缘,但是难找正宫,几乎结不了婚。有安慰过我的人说,事在人为嘛。这TM哪是安慰?
但我知道自己瞎,事实证明,喜欢我的男人都是好男人,我喜欢的男人……都不同程度上地渣。
但我觉得那两位应该是例外吧?大概?

我还在学生时代就和S先生认识了,那时的S先生刚刚踏上社会,而我还在上学。在学校所在的市,我打通了专业上许多的人脉关系,几乎拿着当时最好的资源。在学校混到差点全校闻名之后,就突然陷入交际恐惧之中了。我总是莫名其妙地陷入某种状态,情绪化?感性?莫名其妙,甚至觉得自己神经病。但这次的交际恐惧一直持续至今,可能今后也不会好转。
我和Q小姐住在一起,仿佛相依为命的感觉。在我跟C君鬼混的时候,Q小姐谈了个女朋友。Q小姐是个P,而对方是个T。Q小姐对我很好很好,我总是有能让身边女性对我超好的……天赋?Q小姐好到几乎像是我的老妈,她给我做饭,洗衣服,骑车载我上学放学,有时候她自己都会说,“安啊,我怎么好像你 妈啊?”
拜她们所赐,我至今都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物。
Q小姐喜欢听我唱歌,有时候她在房间里画服装设计稿的时候,我就会在旁边看书,Q小姐会说:
“安,你能不能给我唱个歌,太安静了我好无聊啊。”
我喜欢唱外文歌,什么国家的语言都有,其实很多我TM根本不知道啥意思,我就瞎几把乱唱,但是Q小姐很喜欢我唱歌,觉得我歌声很空灵。然后这个学生会副主席的女强人居然把我捆到年级晚会逼我唱开场。
我跟C君结束之后,Q小姐也和她的女朋友结束了。我们一样,Q小姐的女朋友也找了个新的女朋友,跟她掰了。一样是莫名其妙戴了绿帽,一样是从此之后形同陌路。Q小姐超难过,我也超难过,我们就经常一起出去浪。酒吧喝喝喝,唱K唱到大半夜,逛湖,还在湖边长椅上睡到天亮,不过她从不陪我夜游。
我们各自有各自的社交圈,也不是一直形影不离。明明两个人性格爱好完全不同,却成了最好的朋友,我们性格都很强势,却从没吵过一次架,甚至抬杠都没有,对我这个杠精来说真的很奇迹。
我们一起去买烟买零食,一起看毛片,一起这样那样。有次我们玩嗨了,不知道怎么就说到接吻。
Q小姐说:安,你敢吗?
我说我怎么不敢?
我跟很多妹子接过吻,也和妹子上过床。
但是看着她的时候,我怂了。
当时也是,之后也是,很多次我在想起这件事的时候,都会觉得……
如果当时我没怂,我们可能会成为恋人吧。
但是我害怕这样,我的直觉跟我说,和Q小姐成为了恋人,我会成为第二个伤害她的女人。我没有自信能给一个女孩子幸福,虽然我是个抖S,可我也是个P。我舍不得让一个跟我一样柔弱的妹子来把我当小孩子宠,我还是希望她也能像我这样被别人宠着,希望她能开心幸福。可我想霸占她,有男孩子对她示好,我就很生气,当然,我没表现出来,只是耍了点小心机。
我们就这样度过了很长时间,直到有一年暑假之后,她突然有了男朋友。每天晒瞎眼吃狗粮的我……emmmmm……生气,不爽……还特别讨厌她男朋友,但是无奈。也许我和Q小姐都精神太过独立,淡漠了人情味?寒假回来的时候,Q小姐已经和男朋友搬走了,我开始一个人住在阁楼的孤独生活。课业很少,我和Q小姐是不同系,上学也遇不见,只偶尔联系。
我每天一个人在房间里打打游戏,看看动画。




2017-12-30 19:45:18   十年之前,十年之后——写给终将逝去的痛苦和终将到来的幸福
可能因为孤独和焦虑影响,我也不喜欢跟别人一起玩游戏。工会的朋友们在热热闹闹地活动的时候,我总是一个人找个地方自己练技能。
不知怎么的,S先生就找到了我。总是跟着我,总是跟我聊天,总是……好烦!
我讨厌别人过于关注我的事,他真TM无聊!他撩妹的技能真的很尬!总是让我忍不住对他发火。
可是他从来不生气,可是有人陪着我了。可是有人撇下别人,在意着我了。原来也有人会从茫茫人海里注意到我,只来关心我一个人的啊?原来也有人会在意我的感受,小心翼翼地关照我的啊?原来也是有人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啊?像会读心术的魔法一样,原来真的有人会知道你下一句话怎么说,以及情绪微微的波动的啊!
一个人想心事的时候有人会跟我聊天,一个人在为未来焦虑的时候,有人会跟我分享生活的乐趣。安慰我,鼓励我,那种情感真切又不做作,有趣又不轻浮,亲切又不暧昧,禁欲又不冷漠。
相互开着玩笑,从游戏转到语音聊天室,再转到视屏,慢慢地也想去了解他的事。我有个特别糟糕的特点,就是容易对人缘好的异性产生好感。喜欢领导能力强,对人亲切和善的人。或许是生物本能驱使?或许是……希望对谁都好的人,只对我一个人好的征服欲?
临近毕业的时候,我决定去见他。我想去接近这个屏幕对面的人,是不是真的像游戏中的他那样,还是只是我的幻想。
我去了S先生所在的城市,S先生非常有礼貌,很绅士。S先生长得不赖,身高一八三,腼腆地笑着,恰到好处的距离,以及略KY的蠢。
我见过许多网友,S先生给我的感觉和网络上没有多大差别,我依然很喜欢他。喜欢中带着歇斯底里,带着烦躁和厌恶,带着任性,带着自己都不懂的复杂情感。我想得到他,从小我很少有想要得到的东西,极少极少。但是得不到S先生,我觉得我快要死了。
第一次有这样的情感,莫名其妙,没法控制。觉得像是遇到了命运中的那个人,如果得不到,我真的要死了。带着绝望和毁灭的心情去向他告白,S先生考虑了半天,有些吊着我胃口似的。
然后我们确定了关系,每隔两个礼拜,他都会来我的城市看我。
我这个虽然生活不能自理,却没有公主病,精神独立的家伙硬是被他宠成了半身不遂和弱智儿童。我不会再自己修电脑了,也会在雨天怕打雷了,甚至连玩游戏都不知道攻略怎么写了。
男人的年龄与成熟程度真的没有任何关系,23岁的他像父亲一样照顾我,连跟我说话的口吻都是像哄小孩一样。他性格很强硬,但在我面前,他弱得像只奶狗。从不发火,从不大声跟我说话,也从不吵架。每次我生气的时候,他都会蹲在我面前,像只被遗弃的小狗一样看着我。有什么好东西都先给我,仿佛把全世界都捧给了我。
我觉得就是他了吧。
想与S先生在一起,不要分开,想成为S先生唯一的那个特别的人,想与S先生结婚。想他只看着我,只想着我的事。
从学校毕业之后,我便抛弃了在我学校城市里经营了四年的人脉和所有资源,去了S先生的城市。
S先生独占欲很强。S先生不喜欢我和其他男性在一起,哪怕一起打游戏都不开心。那么我便一个人打着游戏等他回家,我没再跟以前的网友聊天,没出去工作,也不和同学联系,更不跟朋友出去玩。我与世隔绝一样住在S先生的家里,我也不觉得那样有什么不好的,很开心很幸福,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一点小事就发脾气,一点不顺心就闹,每天考虑着怎么欺负S先生比较开心,觉得自己活得真像自己。
我的独占欲也很强。S先生会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带我出去和他亲戚的哥哥妹妹一起玩。有时候他得暂时松开拉着我的手去做些其他事,但我总有办法叫他再也不敢离开我半步。女性好友?没有的,竞争者也不可能有。我像个嗷嗷待哺的弱小幼崽,任意妄为地寄生在他身上。
S先生的家人也对我非常好,他母亲完全将我当做亲生女儿,即使我那么任性,也从没给我看过脸色。时常半夜我还在打游戏的时候,阿姨会起床给我做夜宵。当然,我并没有不懂事到要去烦扰他们,我的家教令我从不开口求人,只享受别人主动示好。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也只跟S先生抱怨,由他出面去解决问题。‘婆媳关系’特别融洽。
若不是因为我不喜欢未婚先孕,大概我会跟他奉子成婚吧?
但是,在S先生家里住了一年半的时间里,S先生辞了职,没有再找新工作。我给他提的很多建议和设想的方向他都拒绝了。虽然知道他有自己想做的事,或许也在按照自己的步骤去努力创业,但在那一年半的时间里,他每天荒废人生地跟我一起打游戏,完全没考虑工作的事。
S先生家境不好,但我当时对经济状况和生活条件并没有概念,一整年不买新衣服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不爱出门,整天宅在家,有电脑和空调就能活,连交际都不用……
现在想起来,这大概是最失败,最糟糕的恋爱了吧?
我觉得呢,好的恋爱能够让两个人相互为了对方而努力,慢慢让彼此变得更好,去共同创造和维护一个家庭。而垃圾一样的恋爱,就像我们这样……两个人一起啃老,虚度光阴。
S先生当时甚至还考虑钻法律的空子赚黑钱,在跟他母亲说了这个想法的时候,阿姨说了一句让我超级感动的话。
“你要是犯法进去坐牢,安怎么办呀?”




2017-12-30 20:15:55   十年之前,十年之后——写给终将逝去的痛苦和终将到来的幸福
S先生可能不爱我了吧?
我们前前后后相识也快七年了,他大概厌倦我了吧?
可是每次我和他见面的时候,S先生都对我一如既往地好。好到让我觉得我们没见到面的时候,他的冷漠都是我的错觉。好到我怀疑他精神分 裂?为什么既然喜欢我却对我爱理不理,为什么既然不想理我却还对我这么好?
冷漠让我痛苦不堪,温柔又让我无法割舍。
但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总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吧?
拒绝了所有相亲和追求我的对象,连父母都开始动摇。
父亲说,如果当时S先生能够来我家,好好跟他们说一句:纵使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但我会努力让你们女儿幸福的。这样的表态,父亲也会心软一些,可是没有。确实没有,S先生从未向我父母表过态。
母亲说,他要是没有好工作的话,我们家花点钱给他通通关系,让他这个中秋来上门吧。
这一刻我只觉得可笑。觉得自己很可笑,觉得自己和S先生这段关系很可笑,觉得过去的自己也很可笑。我为什么要让父母一直为我的任性买单?他们头发花白了,背也弯了,身体也不如从前了,我为什么一直还在做这个醒不了的噩梦?
但我还是跟S先生传达了母亲的意思,我也打从心底希望他能够拒绝我。
S先生说再想想,然后当然没再有然后了。
那天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我不去找他,他会不会永远也不来找我?
那天开始我没再主动联系他,确实如我所想,他也没再联系过我。
我既觉得解脱,又觉得世界崩塌了。
我从没想过没有S先生的未来是怎样的,所有的明天和后天,明年和后年,结婚生子,工作退休,变成老爷爷老奶奶,都是和S先生一起。没有S先生在的世界里,明天和每一个明天都是一片漆黑,存在与否都无关紧要。
我的未来我的希望全都崩塌了,理智崩塌了,心也崩塌了,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无所谓了。第一次觉得小说写不完也没关系了,第一次不想再画画了,等待着2012年的世界末日把我毁了。
我有时候想,如果我能有个S先生的孩子就好了,哪怕我一个人养大也好,那样我至少还有一丝寄托吧?
我还去找了同性恋形婚,可我没有女朋友,GAY们不要我(GAY做错了什么?)
自暴自弃,强颜欢笑,装疯卖傻。
把最后还有遗憾的一些事全都做了,事实上……到后来真的什么都无所谓了,遗憾不遗憾什么的……都没有了
然后期待着那个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如果末日没有发生的话,我就自己去死吧。
笑着跟网友作最后的寒暄,想要呼救但笑着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那一年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冰寒刺骨,但我每天都笑着,像张画皮一般笑。心情总是很平稳,万念皆空,每天只是默默地数着那些为数不多的日子,像是期待什么即将发生的快乐的事那般期待生命的终结。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YY大杂烩 » 日记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