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加冰 (Uid:46867) 【 ю 。谢谢懂个屁的你终将失去屁也不懂的】 举报 打赏 抹布 引用 只看 链接

2019-01-22 11:52:56  
                           壹。对我而言的突如其来


           阴沉的天气持续发酵了一周,迎来的却不是延绵细雨,而是万里晴空。所以意外。

            那日的前夜说好婆婆因要吃喜酒,需要我们驱车带去乡下,顺便探望婆婆的母亲,年过九旬却独居的老人家最近刚学会用老年机接听电话。

            次日闹钟烦人的吵醒习惯晚睡的我,爬床和梳洗花了近一个小时方才妥当,却从爱人嘴里听说今日不必按约定时间出门,需要等电话,原因却是他爷爷的妹夫离世。


                         贰。葬礼前一日的慰问


           驱车去镇子另一头不远仅三十分钟的路程,一路上全家默不作声,公公也少有的低沉。

            一路上阳光溢出,漏进车窗,甚至明确的在一月份感受到脸上被太阳附上的温热,车驶进蜿蜒小路,意外的平稳,崭新的沥青路,两侧宽阔视野里满是秋收后枯萎的农田,偶有中年人赤脚检视些什么。

            很快转过弯,再转,胃已经翻江倒海之后,到了一高处,有老年人锻炼的器械,并且停放着三四辆轿车的广场,挺稳车后我们前后脚向坡下大树前的旧屋走去,我恍惚记起,曾经有一年来过,是拜年的时候,竟也是过年前后这种时期。当时爷爷的妹妹——我们晚辈称呼为姑婆。姑婆爽朗且亲切的招呼晚辈吃糖,塞了红包,作为外来媳妇在五年里却也依旧听不懂广东的地区方言,也和自己极少在广东生活相关,因此言语不通,却也强烈的感受到来自长辈欣喜热情的态度,心底暖洋洋,又羞怯得很。

           时过境迁,我们刚走到门口,一眼便能望见厅堂大窗户下,躺在草席上干瘦的,依然没有任何生气的老人,脚朝着门外躺着,脸被盖了起来。或许我现在还颤抖着在描述当时的情景。

           我努力忍住眼里的液体流出,四下观望,门口右边是一张很大的木台和木桌,一张木椅,全部满是灰尘和脱漆,斑驳的在阳光下,微风里。一本没了封面泛黄且破旧的书在风里反复翻页,很显眼,我努力站在原地想撇清楚是什么书,却看不清,走近看到书名是《老年人保健必读》,心里却五味杂陈。

           在送公公婆婆下车后驱车回家的路上,老公突然说“人就是这样,生老病死是常事,年纪大了就会离开,很正常的....”我却抑制不住崩塌的泪水,满脑子回想起那本《老年人保健必读》泛黄又破旧的模样,它在风中哗啦啦的翻页,就好像,曾经被翻读了一遍又一遍,如今却无人理会,十分落寞。

          那天并未见到曾经开朗热情的姑婆,我问起,老公说应是在房内,我进一步试探“我们不去探望一下吗”,老公回,不叫我们去,就不去了罢。我只能释然“哦”

          我想,那天的太阳那么暖,在连续的阴绵天气过后,突然放晴,是否能想成,不愿意老人家路上太冷,温柔对待了他呢?


                          叁。葬礼


           请了吉时是,1点启程,2点火化,三时下葬。门边的白纸还标注了生辰。

           十二点前我们匆忙赶到,婆婆上班就没能参加。今天上午一路阴沉着天,清晨冷得不像话,抵达后不久,太阳突然照向广场,后来蔓延开来,大树下摆了一张木头桌子,上面是一大袋花生,七八个盒饭,有三三两两,头发花白的老人家在说些什么。

           我们径直去了屋子门口,此刻遇见一位五十模样的女性,揣测大概是逝去老人家的子女,她似乎同我公公讲述了老人去世前曾咳喘去医院探病的一些经过,以及医生得出:老人家是这样了,这些毛病很正常,没什么问题。的结论,老人家自己也任性道:医生都说了是这样,回家罢。以此回了家,不出一日便在凌晨离世了。

          我听得费力,只能半听半猜一个大致。却不想详问。

          看起来大家不似悲伤,甚至偶尔说笑,玩笑几句,唠唠家常。

          或许,像我老公说的“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而我竟有一瞬间,为自己失去理智的泪水感到羞愧,是我太矫情了吧?

         不是的。我不为生老病死哭泣,却后半句被放在一起而感到无力。

         人之常情,人明知人生不过匆匆数十年,终将尘归尘,土归土。每个人都在经历着自己的悲伤,自己的哀乐,感知过情爱,愤怒过,也宽容过。挣扎过,释然过。

         年迈之后,留一心爱的人在世上,是不是就能无遗憾,安稳的离开?

         会不会在弥留之际,强忍不舍和留念呢?

         他是真的没有挣扎着,还是想多活些日子吗?那为什么那本《老年人保健必读》总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在风里,呼啦啦的翻页,吵闹得很呢?

         送葬结束后,离开前,我们进屋敲开房门,看见了床边的姑婆。她寒暄了三两句,我能感受到她话说出口十分艰难,似乎嘴很久没有张开过。面容没有一丝颜色,竟然憔悴得好像心已经离开了世间。

         曾经我听老公说起,人会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好起来,无论多大的伤痛,也会淡忘。

         我却固执的在心底说,不是好起来,而是藏了起来吧。

        



                            肆。生而有幸。


          阴沉的天气从此不见了,每天都有一小会儿会有太阳出来同世人打招呼。

          我不想太沉重的去谈论生死,不想太煽情的讲述悲痛。所以并没有打算写出来前几天的见闻,也不想过多去思考什么。

          但是我想,之所以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泛黄书页,是因为始终还是在意的。

          后来我曾问我老公“那姑婆以后就一个人住在那里了吗”,他没有思考脱口而出“我爷爷和我外婆不都一个人住吗?”

          或许那天,我忍不住的泪水,还和“孤独相关”吧。

          我和他说“以后我一定死你前头”,不然你留我一人,孤独会杀死我。思念你,是在对我处刑,太疼,我怕。我受不住。



蝉鸣撕了斜阳  你影子拉长了我能够触及你的地方
[哔__] (Uid:365929) 【小殿下icon】 举报 打赏 抹布 引用 只看 链接
2019-01-22 13:36:08   葬礼
感性待生,理性待死。

冰之妖夜 (Uid:310114) 【顺颂商祺】 举报 打赏 抹布 引用 只看 链接

2019-01-22 16:13:10   葬礼
摸摸
我已经习惯孤独了

2019-02-14 11:38:26   葬礼
帮顶,艰难卖号中。。。节哀顺变~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YY大杂烩 » 日记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