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9 21:40:27  
这是一个存在基因改造的世界
我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女大学生
故事一开始我就在贩du
我们是同一个组织的
组织很神秘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挖不到的人
有明星、混混、消防员、老师、学生、小孩子、甚至是你现在的同班同学或以前的同班同学
轮班制
一班四个人
我通常是晚班

两个故事
一 异变
那天我们像平常一样在“加班”
晚班
他们在码头等最后一班渡轮
最后一轮走了之后,就是他们的狂欢开始
我们会在船走了后开喇叭
因XX(有时候是天气,有时候是交通)原因,加拨一趟末班船
喊完不久,就会有人聚集过来
他们是吸du者
我从来没喊过
因为怕
所以我负责拉货、分货

分完后,我们在仓库休息
一般这个时间男人女人们都各自聚在一起
毕竟没有交集
有也尴尬

唯独这一晚

一个教练模样的男人和一个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女生在一堵墙面前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他们有时候看墙,有时候看我
我和那个女生算熟吧
在现实也有点交集,不过彼此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这时候墙壁开始发光
只有我被一股怪力吸了进去
里面其实和海里一样
灰蓝灰蓝的
我听见嘶哑又难听的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说

我能看到你的真面目
脸是一块块的泥状凸起
眼睛被挖空流着黑血
尾巴连着身体长着刺骨
不要看你外表如何
你的内心已经烂透了

我又惊又恐
我听到自己在嘶吼
可能在变异了吧
这时候我听到了一点儿人类的声音
啧,是谁招这个女的进来的
是个男声
我不知道的是
黑洞外的现实世界的码头
在我吸进黑洞后开始坍塌
消防员赶到开始着手救人
另外三位组织成员慌了
消防员一进来他们这些贩du的勾当就被发现了
这时其中一位组织成员直接异变
变成了一个巨人
他推倒了一排的房屋
包括码头以及码头周围的居民房
消防员内也有异变的人
变成同样身高大小与组织成员对打
结尾不了了之
组织只手遮天
知道是谁在搞事也没用,上面能摆平

二 献祭
码头被毁了之后我们交货的地点就变了
然而我还是万年晚班
在此期间我和上文那个女生变得熟络起来
起初是我在街上走的时候看到她
我看了下时间
估计是轮到了中午
她刚交完货才会出现在这一头
毕竟住得离交货点越远的人才有机会上早或中嘛
又不包住

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
我也是匆匆打了个照面,就知道哦有这号人在此
我俩那时候走得急
撞一起了
东西撒一地 包里东西都弄混了
我随手拨了几下,赶紧拿起东西就走
没发现拿错充电宝
过了几天,她又出现在这街上
我叫住她说了电宝拿错了这个事儿

一来二去的我们就熟起来了

我们常常在小路上狂奔
在公园里荡秋千
在书店看书
在商城瞎逛
整得和好朋友似的
有一次我问她
你为什么做这个
她问回我
你为什么做这个
我答不出来
她也没说话

那天晚上有点不寻常
我们换了一个地儿,是一个车站
方式还是老一套
加末班车
我和那女生还有一个男生和两个男人
总共五人
男生很跳脱,估计比我们小了一轮
拿喇叭在街上喊“通知”
喊完后不久一群人就出现了
他特别能扯皮:
“诶,上次一小孩,为了讨点‘糖’,居然就在这里表演翻跟斗,真tm牛逼”
不想听下去
我扭头回站内,蹲在台阶上,想快点卖完回家
这时候我感觉到脚底在震动
我连忙跳开
发现地板在开裂
裂开之后露出了水面
之后就停止了,如果不是我看到水面和地上的大洞
还就真以为无事发生过
一直在角落里安安静静的男人这时候走过来推搡我说
走吧,需要你配合走一趟
组织的力量让我不得不从
这时候那个女生进来了,她说她也要一起去
男人看了她一眼说,那一起走吧,别耽误了时间

我和女生坐在潜水艇里
男人开船
一直深潜
海底有一只凶兽
和我被吸入黑洞那时看到的一模一样
意思就是献祭我呗
都tm什么命
一边走一边想
这时候一直默不出声的女生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我前面
【你好好活着】
说着一记手刀敲晕了我
晕之前我躺在地上
看着她披着我之前丢了的外套
冲到怪兽面前
怪兽动了动爪子
抓住了她
之后我就闭上了眼睛,没意识了

我是在车站内醒的
身边围着三个男的
他们各忙各的
好像一直就是我们四个在收尾
地上的洞也不见了
组织这效率真tm高,行政部门的素质估计比得上国家级
要不是我后脖颈还疼着我就真以为自己做梦了

手一抹脸上,摸到了满脸的眼泪和鼻涕
臭逼真实得很
我再也绷不住了
不就是哭鼻子吗说的好像你们没哭过似的
我就这么从小声哭变成了放声嚎
我也不知道自己哭的啥
我记忆没了
我只知道地上有过一个洞
我失去了不得了的东西
可是不知道是什么

哭到最后我都没力气了
来来回回净只会说一句
【谁来救救我】

本以为三个大男人就这么由着我疯了一晚上
这时他们齐齐过来了
tm想让我闭嘴也不用三个人同时围殴我吧
在我摆出防御姿势的时候
年纪看起来最大的男人伸手摸了摸我的头
还用衣袖给我擦了擦脸
特能扯皮那男生变出了一把碎纸屑抛上空中
另一个男人在空中点着了几颗星星点点的火花
映出纸屑的形状
有心、月亮、星星

反正我又哭了
那个男的擦脸白擦了
—完—
                                                   5.23下午午睡的梦境
[ 此帖被蒸糕在2019-05-31 01:24重新编辑 ]

2019-05-29 22:04:38   随便写写,两则小故事,不连载的,开心就好
沙发

Y币:+20(蒸糕) 给你给你给你
冰之妖夜 (Uid:310114) 【顺颂商祺】 举报 打赏 抹布 引用 只看 链接

2019-05-29 22:50:34   随便写写,两则小故事,不连载的,开心就好
恐怖故事?

楼主留言:不是呀,给大家分享而已~
顺颂商祺💱
2019-05-30 13:24:16   随便写写,两则小故事,不连载的,开心就好
故事设定的背景是现代,算是灵异事件吧
我是一个探险队长,女,带着3名队员,全4人,一女三男
故事开始的时候我们在一堆废墟里搜查
是一栋废弃大楼,墙体全开裂,没一处地儿是完好无损的
我们四人打着手电筒,试图在这乌漆麻黑的地方找点值钱的宝贝
这时最后一名队员听到一阵响声
他想也不想直接挥刀对着黑影一顿乱砍
等了几分钟后那东西没了动静
我们赶到的时候发现他杵在那儿看着地上
拿手电一照
发现是一个人
衣衫褴褛的估计是附近的流浪汉
晚上来这里歇脚不凑巧被我们吵醒了
结果被探险队员错手杀了
流浪汉的脸被刮得面目全非,有不少深深浅浅的刀痕

全体队员对着流浪汉的尸体默哀了三分钟
【走吧】我说
【没事的】我拍了拍那个队员的背【不是你的错】
当我们整顿了下准备继续搜楼的时候
流浪汉的尸体突然站了起来
他的五官皱成一团
以一种奇异的、畸形的站姿扎进我们眼球

我宁愿我不曾看过这一幕

愣了几秒后
【回神!分开站位!不要被它碰到!尽量不要受伤!】我边拔刀边对着我的队员说
这是一个半封闭空间,没办法用枪
【12点、3点、9点方向去人!我站6点方向!不要进攻,防御!打不过不要恋战!放它走!】
我很自私的,不想看到有人在我眼前死去
因为我没有能力保护好他

接下来是一场单方面的战斗
准确来说是我们怎么砍它,它都没有对我们作出攻击
【队长,我好累...】
我回头看了一眼队员们
发现他们似乎有点体力透支了
【啧,训练的时候都在偷懒吗!】
嘴上这么说,其实我也有点乏力,似乎与我的体力不符
有古怪
这时一直不动的怪物似乎觉察到什么
缓缓抬腿,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向大门跑去
【不要追!让它走!】
其实纯属废话,我的队员已经没有力气了
我望着大门口,有种释放的感觉
奇怪的是放跑这种怪物我居然没有愧疚感
甚至还很庆幸它对我们没有想法

一个月后我们去了一个城镇
里面有座幼儿园
我们想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再上路
院长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在我们寒暄的时候
有三个人在角落远远的看着我们
虽然我注意到了,可是也不好说什么
可能是不欢迎我们突然的到来打扰到他们的生活吧

我们歇下后决定在幼儿园休息一个星期
院长将我们安排在了教职工宿舍,与那三人同住
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我们知道他们三人是幼儿园的老师以及保安
尽管知道那三人并不喜欢我们,但他们也没有任何动作

某天晚上,我们其中一个队员晚上起来的时候听到了响声
他扒门缝看到三人在里面谈话
怪就怪在他们的身体
根本不是人类的构造
两个男人四肢皆被替换成马蹄
女人的头呈螺旋状分开,可是又依靠皮肤组织连在一起,说不出的怪异
暗黄的灯光下看不清他们的五官
反正看清了也是要多分/裂有多分/裂,不看也罢
队员捂着嘴巴看了几秒,跑了

房间内三人在队员跑了之后
对视了几秒
其中一个男人说【虽然对我们的计划没有影响,可是我看得不爽】
女人说【没影响计划就不要滥杀无辜,你们答应过我的】
另一个男人说【切,杀人是本性,我们不知道忍不忍得住的喔】
女人说【你们是想我现在先杀了你们,还是到时候我破坏掉仪式,再杀了你们,让你们半分好处都捞不着?】
房间的气压一时间沉了下来
三人呈三角位置对峙,谁也不愿意开口
终究是男人说【知道了,女王大人】
听到男人的话,女人明显松了口气,紧接着说【你们走吧,我要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在我们准备出去与大家一起吃早餐的时候,那个队员叫住了我们,将他昨天看到的东西和我们说了一遍
我听到后的第一反应是一个月前那个流浪汉,可是这个念头也只是一瞬间,我自己都觉得不可能
我对他们说【不要打草惊蛇,他们没有动作我们就假装不知道,自然一点,不要让他们发现】
等我们到了客厅他们三人已经准备出门了,要上班
队员们当没看见他们,我浅浅地朝他们挥了挥手,稍稍示意了一下
他们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
我悻悻收回手对三人说【待会儿我去一趟超市,你们要买什么吗?】
昨天那个看到秘密的队员说【我和你一起去吧】
【吃完早餐就去吧】
【嗯】

我们在超市里买必需品
在我买完东西后想先去结账在外面等他,可是一直没见他出来
心里想着不然再买一盒巧克力味的维他奶吧
说着便又走了进去
我在卖饼干的角落看到了队员
他被三人组里的两个男的围堵了
我刚想冲上去的时候被那个女的按住了
她走上前把手搭在其中一个男人肩膀上
对着另一个人说【住手吧】
男人看了看我的队员,又看了看她,最终收回了手
女人深深看了我一眼,也走了

当天晚上
我们一队人,在小孩子们睡觉的宿舍外等那个女人
她是负责给小孩子讲故事的老师
我们几个就在外面等她讲完出来
【你们要乖乖睡觉啦,晚安咯】
她把门掩好后出来看到了我们
【去别的地方吧,不要吵到孩子们】

角落内
【为什么要帮我们?】
【他杀了的那个流浪汉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只不过那时候我的力量还很弱,没办法还原成原来的样貌】
边说着边变了回去
是那个面目全非被砍了十几刀的流浪汉
她说【他们是我的同类,不会对我怎么样,可他们是恶鬼,已经没有善念了,你们自己小心一点吧】
说完后她比我们先走一步回教职工宿舍休息了

他们应该杀了不少人
可是我们拿他们没办法
再之后
无论我们干什么都有意无意的避开他们
他们也很识趣
没有来找茬
大概休整了半个月
我们离开了
之后幼儿园就开始乱了
小朋友们全死了
而且死状很惨
尸身被放进了福尔马林
有大师来看过
说是灵魂被提炼了
这些小孩只剩一副空壳
孤零零地泡在药水里
幼儿园的园长接受采访的时候
哭得连话都说不完整
【他们答应我的..怎么能出尔反尔...都按照他们的意图来了...为什么!我的女儿啊!】

幼儿园的新闻被爆出来后
园长的女儿就失踪了
园长思女心切,疯了
警察在全城范围内搜了三天,最后在离幼儿园二十公里外的山区找到了她
小女孩儿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躺在草丛里
还活着
搜救人员抱起她的时候
她轻轻在他耳边说了句话
【你相信神吗】
[ 此帖被蒸糕在2019-05-30 13:30重新编辑 ]

2019-06-01 23:51:52   不连贯的灵异小故事
总觉得像是做的梦...

人類に栄光あれ。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YY大杂烩 » 原创故事版